字級:
:::
活動花絮
2015女性創新經濟論壇
 辦理日期:104-03-06
 活動地點:台灣國家婦女館
 參加人數:70

 計畫內容(摘要):
<p>綜合討論</p>

  為積極發揚女性創業精神,提升女性企業或婦女團體在社會上的能見度,鼓勵更多女性、團體或民間企業,從關心人群、解決社會問題的公益角度找尋市場需求,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特委託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辦理本次研討會,推廣女性參與社會企業創新觀念,加強國內對於社會型產業的論述與經驗交流,提高社會對於女性自主與在地型就業的關注。

  近來社會企業的概念為女性創業者帶來契機,以公益或解決特定社會問題為核心目標的企業型態經營模式,藉由市場機制自給自足,不透過捐贈維持營運,並經由提供之產品、服務、作業的流程或雇用的員工,解決社會問題,創造社會公益;因此,社會企業是以商業手法,透過強調「社會價值與經營利潤共存」的概念,達到公益的目的。

  本次會議結合產官學等資源,延續去(103)年11月召開之「女性創新經濟國際論壇」會議宗旨,持續推廣「女性創新經濟輔導計畫」,並透過國內外成功案例的經營知識分享,協助以發展「社會企業」為志業的婦女創業家。

 詳細內容:

  本會議特別邀請新加坡77th Street Pte Ltd創辦人暨總裁Elim Chew女士及韓國Yori組織創辦人Young-mi Han女士,共同與國內優秀女性社會企業主:呷米共食廚房負責人邱馨慧女士、陽光廚房創辦人張紅雅女士、切好好食品行負責人吳玉茹女士、愛一家親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瑞珠女士等人分享其推動經驗。

  Elim Chew女士目前雖然擁有許多自己的企業,算是我們認定所謂成功的企業家,但她平易近人的形象及演講風格卻讓所有在場與會貴賓無不佩服。她先從自己的生平經驗開始分享,她開玩笑的說自己從小到大在學校都很"outstanding",其實是Outside Standing,並不是一個在課業上很優秀的傑出學生。她年輕的時候是個龐克族,在倫敦念書時受到時尚吸引,從理髮師開始,慢慢發展到賣飾品的小店,最後在新加坡順利開店。起初沒有錢裝飾店面,只好把所有東西都放上去,這樣也逐漸變成一種流行。之後,由於全球化風潮席捲各地,當時很多人說中國有商機,於是她決定到中國去拓展生意。在中國拓展生意讓Elim學習到很多,因為文化差異,讓她遭遇許多困境。然而她沒有因此被擊垮,今日她在中國已擁有一間購物中心,並提供許多機會給北京當地的年輕人做生意。

  隨後,Elim也簡介了自己旗下許多品牌,從服裝、食物到物流甚至包含與知名西洋樂手合作的音樂品牌等,她同時也誇獎臺灣有許多很好的創意跟產品,例如以流行音樂為例,臺灣有著多樣且廣大的市場,也擁有許多非常優秀的音樂家。

  她認為我們總相信我們無法成功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缺乏天賦,但她覺得,這並不是真的,重點其實是堅定投入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努力不懈。她舉了麥爾坎所著《異數》提到的10000小時原則,有意識的持續練習才是最重要的。另外她也以披頭四、比爾蓋茲舉例,認為這些人驚人的天賦都來自於大量的練習,這也是愛迪生所說的天才是來自一分的靈感跟九十九分的努力,即使是天賦異稟的人,缺少練習,也不可能成功。持續練習超過10000小時之後,你就會變天才。她認為改變自己的力量就在自己的手裡。

    Elim鼓勵在場各位要離開自己的舒適圈,抓住機會、化不可能為可能。她在現場以贈書作為實際的行動,向現場的來賓說自己有本關於年輕人心聲的書,隨即問現場有沒有人想要,要的人來前面拿。在Elim說完後,一開始有許多人遲疑或只是舉手,到後來就有貴賓往前直接跟Elim領取,於是現場聽眾蜂擁而上,沒多久書就發完了。Elim想要藉此小小實驗告訴大家,機會是要自己積極爭取,並且它不等待人。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做的決定,讓自己的生命走到正確的道路上,確定了方向後,就不要放棄。

    Elim後續舉了非常多年輕社會企業家的案例,例如賣場有位企業家因為自身深受情緒困擾,便以販售冰淇淋讓同樣深受其苦的人開心、或是協助更生人重返社會的義式餐廳「十八廚」、破除社會企業不能拉高價格迷思以技術取勝的裁縫中心等。Elim也舉了其他不同國家的例子,如:印度的奇蹟快遞雇用聽障人士並成立相關學校;墨西哥也同樣雇用聽障人士協助警方辦案等。這些聽障人士之所以被雇用,並不是單純僅因他們值得同情,而是經過訓練以後,他們反而擁有其他人所沒有的能力,例如讀唇語、對特殊聲音敏銳度等。

  Elim並不認為社會企業要被特別對待,她認為最終目標應該是讓所有企業都成為社會企業,因為沒有社會,企業也不會賺錢,而企業賺越多錢,就越能夠幫助社會永續發展。為此,企業應該要跟上潮流,改變、轉型才能繼續存活。他以柯達公司為例,柯達是底片攝影時代的龍頭,卻未跟上數位的潮流,因此被淘汰,最後被Instagram取代,而同樣老字號的Nikon、Canon因為跟上了數位化的潮流,最後轉型成功,延續了企業的生命。最後她期勉大家能夠做自己的夢想實踐家,知道目標在哪裡,努力不懈的達成,得到最好的回饋與收穫。

  第二位與談人是來自韓國SeongBuk Slobbie餐廳創辦人Young-mi Han女士,在演講中提到SeongBuk Slobbie Logo之典故,是一個印第安的傳說,傳說印地安族人會在騎馬時轉頭往後看,因為他們相信當人速度太快的時候,靈魂會被拋棄在後面,所以必須要不時的回頭望,讓自己的靈魂跟上自己,這個故事貫串了Young-mi Han創業的中心思想。她認為首爾的生活速度太快,希望大家放慢腳步,慢慢體驗週遭生活的美好。

  Slobbie強調的是一個較為緩慢的生活。Young-mi Han提到南韓當前的社會經濟脈絡,從90年代末遭逢亞洲金融危機到新自由主義轉型試圖解決問題,雖然看似經濟整體上升,但實際上弱勢者的處境卻更為艱難。失業率上揚(特別是青年及女性),缺乏社會福利以及保障的結果讓這些弱勢者難以有穩定的生活;而住眾同質性的社會,則造成僵化的思維,也使教育上缺乏對於職業人才的想像,僅專注於大學教育,造成無法以「念書」拿到文憑的人,就無法有立基於社會的基礎。另一方面,因農業工業化後,食安問題頻出,人們難以確保飲食上的安全,而農業與餐飲業都為大企業把持,食物成為工廠的產品,不僅造成農民更加窮困,食物也不再多樣。

  因此Young-mi Han提問:我們要如何取得安全的食物,建構另一種社會安全保障?如何發展人力及食物的多樣性?我們可以設計發展出怎樣的社會?那將會需要怎樣的社會設計?因為抱持這樣的問題意識,她決定投身創造一個另類的職業學校,也就是Organization Yori的開始。Han認為Yori是她第一個實驗計畫,希望藉由青年廚藝學校培力青年學生,讓他們透過學習烹飪,能夠獨立生活,並藉由烹飪的學習改變對於食物的認知與想法。教學過程中不僅是教授烹飪技術而已,還包含農業、食物的知識、餐廳管理的技術等等。然而,過程中也碰到一個很大的難題──當今食品業幾乎由大型企業主導情況下,餐飲業的工作十分低薪且替換率高,畢業生就算習得了優秀的技能、知識並且有心想改變社會,也難有所發展。Han於是進一步思考,要如何才能實現自己理想的藍圖呢?

  因為在Yori遇到了這個難題,Han試圖創造Slobbie這個品牌來解決她的困惑。Slobbie代表慢活但優質的勞動人力,其Logo的故事正如同前段所述,強調因為社會經濟的因素,韓國生活步調加快,在無法喘息的壓力下創造了經濟發展。所有人都在追求速度與利潤,但其實反而犧牲了「生活」,這就是Han創立Slobbie希望能夠保留省思的智慧與時間,幫助人們回頭去找回自己的靈魂。

  Slobbie是一間咖啡廳兼餐廳,力求創造尊嚴工作的機會,協助多元職涯的發展、提倡並創造永續發展的生態,期待藉此培力出新的陪伴機制、社會安全網絡,關懷並友善環境。她們推動零廚餘運動、培養農夫與餐飲業間更信任的關係、環境友善的商品等等,同時也藉由辦雜誌推廣相關思維,培力年輕人創造出不一樣的社會服務。透過新過程、想法與想像力,希望創造出不一樣的價值。最後Han提到自己為什麼要以食物作為改變世界的契機,因為她認為烹飪是所有感官的參與,沒有好的思維,就沒有好的食物。而好的食物,則能夠對所有人帶來關懷。這就是他們希望打造的社會!

  因為會前的事先安排,我們特別在Han之後安排幾位也在餐飲業服務的臺灣在地女性企業主擔任講者,希望對此議題做跨國的交流對談。呷米共食廚房的創辦人邱馨慧女士,一開始跟我們分享了一位偉大的母親的故事,說到自己的母親為了過敏的小孩而開始學習烹飪,學習去做最簡單且單純的食物,讓孩子身體能變好,而這也就此打開了馨慧的夢想之路。她提到自己從小到大習慣這樣的飲食之後,無法接受臺灣社會面對食物的態度,也因此她希望可以運用吃的力量,捍衛我們的土地,改變我們當前的食品問題。

  這些問題包括基改食品、農藥、農村人口外流、高污染的畜牧業、生態系的破壞等等。最重要的是,人們並不知道自己吃入口的是什麼東西,也因此她決定要成立「呷米共食廚房」,作為一個倡議型餐廳。這個餐廳不僅提供消費者食物履歷,讓大家知道下肚的食物來自何方,更同時以此提倡她們關心的各種環保議題。例如:鼓勵大家運用在地食材,減少食物運送里程;選用當季友善環境的食材,或是減少廚師與食物的距離,讓廚師更加理解食材該如何選擇;推動全食,把食材的每一分一毫都能夠做利用,減少浪費等,希望藉此能夠創造出新的飲食文化。另外呷米共食廚房餐廳更規劃演講場地,定期針對相關議題舉辦小型論壇,希望藉此創造改變社會價值的契機。

  第二位來自臺灣的講者是老字號社會企業陽光廚房創辦人張紅雅女士,她是在社會企業這個概念於臺灣興起前,就已經開始在做這個事業。她坦言陽光廚房是自然而然形成的營運方式,並非一開始因為自己想做社會企業才創立。從成立社區資源交流協會,直至今天的陽光廚房、陽光蔬食雜舖,張紅雅把社區左鄰右舍、受家暴、低收入戶的婦女,以及外籍配偶組織起來,採取中央廚房的形式,除了提供現在店面所需的半成品,廚房更成為她教導其他想創業的婦女的訓練中心。張紅雅認為從一個社團出發成立企業的優勢,便是因為他們不以營利為主,能夠有更多可以回饋給消費者跟雇員,加上陽光廚房並無金主,所以自由度很高,曾經一度有過三班制,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值班參與製作,從消費者的滿意度得知她們十分捧場與支持。

  然而,陽光廚房的經營也並非如此順利,困難點在於走不出去。由於陽光廚房針對的社群是受暴或弱勢婦女,她們常常必須受限於家庭,造成無法穩定的上下班。因此要如何打破舊有對於勞動時間的想法,同時又能夠持續經營下去,就變成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張紅雅以他們的分工為例,例如:東坡肉的調理包,各階段有不同的工作程序,「切」需要一定的技術,「綁」也是另一個技術,必須視每位工作者不同的狀況分配工作。如果無法勝任「切」和「綁」,可能就請他們去進行包裝、環境的清潔等比較不需要技術的工作。她詢問在場觀眾一個問題:「你要跟勤勞的人工作,還是懶的人工作?」大家都回答勤勞的,她笑說:「錯了,是要各自把各自的工作做好。跟懶惰的人工作當然會預期自己要多做很多,但跟過度勤勞的人,可能也會因此被要求付出更多的勞力以滿足對方需求。」由此可以看出,管理其實是把人放在適當的位置,創造出讓員工樂於工作的環境。

  第五位分享人是原為媒體從業人員,目前為切好好食品行的負責人吳玉茹女士,她在過去採訪中認識許多在生活上遭遇困境的媽媽們,她們無法靠自己營生,生活只能仰賴捐款與補助,她當時不知道該如何幫助這群人。但她認為依靠捐錢與補助並非恆久之道,於是決定發起「切好好食品行」。食品行大多雇用新移民,她們平時得照顧公婆與小孩,也因此時間很瑣碎,因為沒有固定收入,家庭地位低,甚至因此遭受家庭暴力對待。另一方面,她也體會到臺灣許多職業婦女蠟燭兩頭燒的窘境,常常因工作太忙、太累無法自己下廚煮吃,遂自責於無法做為一個「模範母親」。於是她想找個方法,來同時解決這兩種媽媽的困境。

  「切好好」號召失業媽媽為有機蔬菜去籽、去蒂、去皮、切好,宅配到消費者家中,減少全職工作者回家煮飯的負擔。切好好的LOGO是一塊豆腐,認為每個人、每件事都切好好,大家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而這其中包含了媽媽對於家庭的愛、小農對於土地的愛、消費者對於家人的愛,而下方菜刀一樣的豌豆更是展現了切好好的品牌特色。吳玉茹認為「食為邦本,本固邦寧」,飲食對於國家社會至關重要,也影響下一代的健康,因此切好好除了培力女性,更希望藉由產地直送新鮮有機蔬菜,讓友善土地的小農能夠繼續存活,藉此回饋這片土地。

  最後一位分享者愛一家親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瑞珠女士於1997年創辦「耕心蓮苑」,以「不計束脩,隨喜功德」方式辦理兒童讀經班,陳瑞珠堅持要用全職教師而非義工來教導孩子,希望老
師能夠全力以赴的愛這些孩子,避免小孩在照顧者不穩定的環境下成長。當時耕心蓮苑有27名員工、36名學生、4位老師,但後來遇到全球金融海嘯,導致捐款大幅減少,耕心蓮苑面臨財政上的困難,為了維持穩定的教學品質,陳瑞珠因此創立愛一家親社會企業,自尋財源。

  陳瑞珠分享草創初期,原本只是犧牲假日的義工為了募款而進行的義賣,或是依照個人財務狀況隨意付帳的隨喜餐,到為了八八風災募款的鳳梨酥,愛一家親的社會企業是在信眾的支持下發展而成。許多媽媽們自掏腰包,拜師學藝,但同時也為許多中年失業、清寒學生創造工作機會。陳瑞珠董事長十分強調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商道精神,期待社會能夠因為這樣的模式,而變得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