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
【國際視窗】看見女性障礙者:CRPD「身心障礙女性」一般性意見草案簡介

本文作者:顏詩怡(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研究員兼組長)

 

  長期以來,不論在國際人權法或國內政策中,身心障礙女性都處於邊緣外的邊緣。隨著臺灣去(2014)年CEDAW第2次國家報告審查委員會總結意見與建議對「多重和交叉歧視」的關切,以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的通過,「性別政策看不見障礙,福利政策遺忘性別」的困境,逐漸出現突破的可能。同時,聯合國CRPD委員會在今年5月第13屆屆會通過第3號「身心障礙女性一般性意見草案」(Draft General Comment on Women with Disabilities),[1] 這份草案可說是目前為止最全面闡釋身心障礙女性人權的國際文書,非常值得我國公務部門及民間團體推動CEDAW與CRPD參考。

 

  CEDAW對於身心障礙女性的討論,主要有第18號一般性建議(1991年通過)指出,國家必須特別針對障礙女性的教育、就業與社會保障採取措施,以及第24號一般性建議(1999年通過)提及障礙女性在健康狀況的不利處境。聯合國大會2006年通過的CRPD則以雙軌取徑觀照障礙女性的人權──除了單獨條文(第6條)承認障礙女性的多重歧視處境外,亦於其他個別權利條文(第8、16、23、28條等)中提出生理或社會性別對該項權利可能發生的影響,而上述「身心障礙女性一般性意見草案」或進一步詮釋公約條文,或具體提出障礙女性人權易受影響之處,本文簡介該草案重要內容如下:

 

對身心障礙女性的多重歧視及國家消除歧視的義務

 

  CRPD第6條分為兩段,第1段指認障礙女性所遭受的多重歧視:「締約國體認身心障礙婦女與女孩受到多重歧視,就此應採取措施,確保其充分與平等地享有所有人權與基本自由。」而對身心障礙女性的歧視,除了CEDAW已定義的「基於性別而作的任何區別、排斥或限制,其影響或其目的均足以妨礙或否認婦女……的人權和基本自由」外,CRPD所提出的「基於身心障礙之歧視……包括拒絕提供合理之對待」亦屬之,此概念也已為CEDAW委員會所採用,例如2013年針對匈牙利CEDAW國家報告之總結意見便指出:「建議締約國與身心障礙婦女及其組織協商,進一步制定全面標準,在工作場所為婦女提供合理對待」(CEDAW/C/HUN/CO/7-8/Corr.1)。障礙女性同時遭受基於性別與身心障礙的多重歧視,因此判定歧視與否的比較基準,除了障礙男性,也包括非障礙女性。此外,國際人權法亦規範國家保障個人免受歧視的範圍不限公領域、亦擴及私領域,就障礙女性而言,歧視可能來自私部門的社會服務提供者,特別是機構中的障礙女性特別容易處於暴力及非自願絕育等風險中。

 

  CRPD第6條第2段則規範國家負有消除歧視、促進障礙女性行使人權之責:「締約國應採取所有適當措施,確保婦女獲得充分發展,提高地位及賦權增能,其目的為保障婦女能行使及享有本公約所定之人權與基本自由。」這一方面意謂著障礙女性不再被視為受同情的客體,而是擁有權利的主體,應充分享有其人權;另一方面在平等觀上,此號一般性意見草案在形式平等、實質平等外,明確提出國家對障礙女性有達成「轉化式平等」(transformative equality)的義務,亦即國家須立即(immediate)採取積極措施,改變現存對女性障礙者歧視性的結構與制度。

 

身心障礙女性各面向的人權與基本自由 

 

  第6條所指出障礙女性所遭受的多重歧視,實與CRPD其他條文保障的權利密切相關,這份一般性意見草案具體提出障礙女性在各面向的人權與自由易受剝奪之處,也補充了CEDAW第1條所謂「其他方面的人權和基本自由」,重點大致包括:

 

1.無障礙:國家應保障女性障礙者享有無障礙的性健康與生殖健康服務、設施與設備,例如避孕資訊、無障礙的婦產科檢查檯與乳腺X光檢查,並顧及障礙女性的母職需求,例如可被固定於輪椅上或用單手操作的嬰兒車設計。

 

2.人道協助:障礙女性在武裝衝突、恐怖佔領、天然災害和人道危機之前、期間及之後,面臨增高的性暴力風險,人道救援工作必須防止其發生,並在狀況真正發生時善加處理,包括提供健康照護與創傷後的心理衛生服務。

 

3.法律之前獲得平等承認:國家應提供有效且符合個人需求的支持,以使障礙女性運用法律的能力獲得承認,並協助女性評估其行動與不行動的結果,包括自主決定保留其生育能力、行使母職及建立人際關係等權利。

 

4.獲得司法保護:障礙女性須能獲得無障礙、易使用且安全的司法保護,包括與警政和司法人員的溝通科技;而司法系統中對障礙女性提供協助或照顧的人員也可能同時是騷擾或侵犯者,當情況發生時,須有獨立且無障礙的溝通管導可通報、立即轉介與處置。

 

5.人身完整性:障礙女性的生育自由常以其福祉(wellbeing)考量為由遭否認,強制絕育、墮胎、避孕、女性或雙性生殖器殘割是許多障礙者共有的經驗,這些慣例皆是對其人身完整的侵犯,障礙女性應享有充分知情與同意的權利。

 

6.自立生活:性別與信仰、種族或文化的交互作用常使得障礙女性無法自由選擇其居住所在和與誰同住,障礙女性應與其他人平等享有居住、完全融入及參與社區的權利。

 

7.表意自由:對婦女暴力與孩童照護的服務必須以所有可能的語言與形式提供,且讓有需求者得以無障礙和安全地取得,例如熱線或電話服務必須對盲聾女性也是無障礙的。

 

8.教育:教育是對抗不平等與社會排除的重要力量。障礙女性應與其他人平等享有教育權與接受涵容(inclusive)、性別敏感的高品質教育,教育社群必須理解障礙女性的真實處境、多樣性、價值及其對社會的貢獻,方能創造社會凝聚先於阻礙弱勢參與的環境。

 

9.就業:國家應以促進障礙女性的訓練、工作安排、獲得、保持和重返就業、同值同酬、自行創業、發展合作社等為目標,採取積極與支持措施,以及強化公共托育系統與獎勵企業內建置托育服務,並改善相關服務的無障礙性,且使障礙女性得以優先使用服務。

 
 
[1] 此草案在第14屆屆會中續行討論以確立最終版本,相關國際非政府組織所提出的聲明書已在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網站上公告:http://www.ohchr.org/EN/HRBodies/CRPD/Pages/GCWomen.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