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
【當期主題】前進COP21:台灣婦女、原住民、青年團體聯手出擊

本文作者:張琬琪(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研究員)

  
2015年11月30日至12月11日,在巴黎舉行「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第21屆締約國大會(Conferences of the Parties,以下稱COP21),該次會議最後獲得195個國家一致同意通過的《巴黎協議》,被認為是比1997年《京都議定書》更具有約束力、足以改變世界經濟體系運作的國際氣候協定。

  
婦權基金會(以下稱本會)首次與我國婦女團體和原住民團體攜手參與大會,成員包含基金會同仁1名、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代表2位、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代表1位、以及原住民族委員會遴選之原住民青年代表2位。我國代表團無法進入正式談判的主會場(Conference Centre,即藍區Blue Zone),團員主要是在對民眾開放的氣候世代廣場(Climate Generation Areas,即綠區Green Zone)舉辦並參與周邊會議/活動,拓展我國非政府組與各國團體在氣候變遷議題上之交流。以下簡述本會所參與的幾場周邊會議/活動重點:

一、婦權基金會:「挑戰刻板印象:女性在氣候變遷議題的創新參與」

  
在COP21的「性別日」[1](12月8日),由本會舉辦的周邊會議「挑戰刻板印象:女性在氣候變遷議題的創新參與」(Challenging the Stereotype: Womens Innovative Involvement in Climate Change with ICTs),邀請到國際女性地球與氣候行動網路(Women's Earth & Climate Action Network, International,以下簡稱WECAN)、 [2]國際醫學生協會(IFMSA)、祕魯Pachamamas Path[3]瑞典薩米議會(Sami Parliament),以及我國的工業技術研究院、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等單位的代表就以下主題作發表:(一)氣候變遷中的性別議題之國際案例分享;(二)如何善用創新科技強化弱勢族群之韌性;(三)社區媽媽與原住民婦女的在地環境保護智慧分享。

場次一:氣候變遷中的性別議題之國際案例分享

  
本場由3位年輕女性講者揭開序幕, [4]首先是來自國際醫學生協會義大利分會協調人Ms. Benedetta Rossi,分享她身為醫學生對於氣候變遷中的性別與健康議題之觀察,透過描述男女社經地位之落差,點出女性在氣候變遷中的脆弱性。接著,由祕魯Pachamama’s Path負責組織發展的Ms. Marina Sophia Flevotomas,介紹其如何藉由藝術創作,倡議環境保護之重要。Marina是希臘人,但在某次於祕魯的旅途中找到論文寫作的方向,發現祕魯安地斯山脈上的原住民和土地有著深刻的連結,因此受氣候變遷影響至深。Maria於是希望善用她的繪畫專長,把將這類的議題以繪本的方式帶給部落中的婦女與孩童,同時也鼓勵他們用藝術的方式把他們的故事傳出去,建立一個城鄉溝通的橋梁。最後一個國際案例,由WECAN的中東與北非協調人Ms. Imene Hadjer Bouchair分享該組織在阿拉伯地區利用資通訊科技的婦女遠距培力計畫。

場次二:如何善用創新科技強化弱勢族群之韌性

  
本場邀請到工業技術研院的鍾詩明博士,為我們介紹工研院推動的「Green Campus綠色低碳院區計畫」,說明如何善用科技至日常生活的節能減碳中。接著,由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的沈寶莉祕書上場,介紹主婦聯盟的「綠食地圖」。拜資通科技發展之賜,綠食地圖以電子地圖的方式呈現,羅列出非基因改造的食物來源與產品,同時配合智慧型手機的普及,發展綠食地圖APP,提高綠食地圖的實用性。

場次三:社區媽媽與原住民婦女的在地環境保護智慧分享

  會議最後壓軸,由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賴曉芬祕書長、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洪簡廷卉團長、以及瑞典薩米議會副議長Ms. Josefina Skerk,分別以社區媽媽與原住民婦女的視角,闡述女性在氣候變遷議題中,其實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主婦聯盟指出,由於家庭主婦對於下一代生活條件較為關注,因此在面對氣候變遷議題時,會以較為長遠的眼光規劃。面對任何國家發展政策,是否能符合永續發展的條件,是婆婆媽媽們最關注的焦點,由於視角的不同,使她們很容易指出發展政策的盲點,對於大眾所忽略的議題首先發難。

  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和瑞典薩米議會則點出原住民面對氣候變遷的困境。各國原住民族之所以成為這場氣候戰役最前線的犧牲者,並非他們不尊重自然環境(諷刺的是,原住民族比我們任何人都還崇敬自然的力量),而是與各國政府強行實施的經濟發展與國土發展政策脫離不了關係。這些影響甚鉅的政策,經常未經充分討論,便強加於人民身上。例如原住民族常被迫遷離熟悉的生活環境,或者被要求放棄傳統的生活方式。但其實原住民族與大自然有著深刻的連結,許多傳統的生活智慧蘊藏了維持生物多樣性的技巧,以及培養觀測自然環境改變的敏銳度。


  本會舉辦此一周邊會議所欲傳達的訊息,除了呼籲提高女性在決策圈的比例外,更應該重視一般婦女在面臨氣候變遷時的作為,蒐集相關的案例與技巧,直接透過社區的推廣,落實環境的保護。對於家庭主婦和原住民婦女來說,氣候變遷並非只能透過高深的科學技術觀察才能得知,而是她們在日常生活中每天都會感受到、且不得不面對的危機;而減緩這個危機的傷害,其實未必只能透過所費不貲的高科技工具來解決,而是可以透過地球上每個人落實生活型態的改變。期望與會者能透過這場會議,看見婦女與在地生活環境的連結,並在未來更加關注女性如何透過利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在對抗氣候變遷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當天可容納約50位聽眾的場地爆滿,多虧有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大力協助宣傳,吸引了不少青年學生與會。其中,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以及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透過的案例介紹,成功地將台灣社區媽媽以及原住民婦女的經驗推至國際場合,獲得不少迴響。本會亦在會後接受法國學生記者協會採訪,並藉由該採訪機會,重申在氣候變遷領域中女性充分參與的重要性。

二、氣候聯盟21:「人民氣候高峰會」與「多元地球村」

  
「氣候聯盟21」(The Coalition Climate 21)規劃了為期2個月的系列活動,活動性質偏向草根活動類型,因此吸引了不少左派非政府組織共同籌組和參與。在COP21期間唯一的周末日(12月5日至6日),該聯盟於巴黎市近郊Montreuil舉辦人民氣候高峰會(People’s Climate Summit),為系列活動掀起高潮,邀請到報導文學作家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以及綠色和平組織的主席庫米.奈都(Kumi Naidoo)等名人擔任講者。

  
此外,該聯盟同時舉辦的「多元地球村」(Global Village of Alternatives)也很有看頭,向民眾介紹減緩氣候變遷的多元解決方法,同時設有上百個攤位,將這場倡議氣候正義的大型集會營造像熱鬧的假日市集一般。

三、WECAN:女性領導氣候變遷解決方案

  
WECAN於12月7日在巴黎市中心萬豪飯店(Marriott)大廳舉辦的婦女論壇──「女性領導氣候變遷解決方案」(Women Leading Solutions on the Frontlines of Climate Change – Paris),幾乎網羅了目前活躍於倡議氣候正義的女性擔任講者,包含各地原住民婦女、南方國家代表其他國際組織團體代表等19位。其中原住民婦女團體主講的場次,讓與會者感受到她們與自然環境的深刻連結。

  
聯合國氣候變遷特使瑪麗.羅賓森(Mary Robinson)也出席該論壇,她是愛爾蘭史上首位女總統(1990-1997)、也曾任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1997-2002),長期致力於推動人權的發展、女性權益的促進和青年的參與。更在2013年創立關注氣候變遷議題的「瑪麗.羅賓森氣候正義基金會」(Mary Robinson Foundation-Climate Justice),該基金會的宗旨是推動以人為本的發展途徑來促進氣候正義,並以更有效的方式傳達氣候變遷的衝擊。她的高知名度使得該基金會成立後,獲得更多人關注與討論氣候變遷議題。2014年,瑪麗.羅賓森獲聘為聯合國祕書長的氣候變遷特使(UN Secretary-General’s Special Envoy on Climate Change),回到熟稔的聯合國場域,她利用自己的知名度與人脈,大聲疾呼提高女性決策代表的重要性,同時與草根團體保持緊密的關係。在該論壇上,她特別提到本次UNFCCC的談判代表,基本上都已經認知到性別平等的重要,她強調這是在場草根團體的功勞,並將持續與大家並肩努力,倡議氣候正義。


三、氣候世代廣場的展攤

  
氣候世代廣場(綠區)約有110個展攤,其中有2個攤位讓我印象最深刻,同時收穫也最多,尤其是他們都強調從一般民眾發起氣候行動的重要性。

  
首先是致力環境保護的草根組織Surfrider Foundation的攤位,以環境保護教育的教具為主要布置,激發我國團員未來在教育課程設計上不少靈感。該攤位的其中一面在播放環境保護教育動畫;另一面則是互動式的教具,目的在介紹給小孩有關碳交換的概念;攤位的中央則是一個立體的教具,透過拼圖的方式,傳達生物多樣化之重要的概念。

  
另外一個是KyotoUSA的展攤,該組織是一群居住在北加州灣區的熱血老百姓組成,致力於推廣社區型能源,而且成功地擊敗當地能源大財團。創辦人在攤位上解說該組織的發展進程,強調他們一路走來靠得不是權力和金錢,而是決心!聽完KyotoUSA的分享,再度刺激我們對於發展社區型調適策略的想像。

四、結語:持續發聲至系統改變為止

  
COP21開會前即獲得全球的目光,而各國與會代表也不負眾望,日以繼夜協商討論,產出《巴黎協議》。在為期2周的會議中,婦女與性別社群(Women and Gender Constituency,以下簡稱WGC) [5]的成員在各國談判代表間穿梭,積極地遊說他們在談判時堅守性別觀點,不要犧牲了創造氣候正義的契機。

  
12月12日最終出爐的《巴黎協議》,除了序言外,共有29條條文。而草案原有的性別平等和人權相關條文或字詞,全部改放在序言處理:「承認氣候變化是人類共同關注的問題,締約方採取行動處理氣候變化,尊重、促進和考慮它們各自對人權的義務、健康權、原住民權利、在地社群權利、移徙者權利、兒童權利、障礙者權利、處境脆弱者權利、發展權,以及性別平等、婦女賦權和代間公平」;另在第7條和第11條提醒締約國要回應性別問題(gender-responsive)。相較於《京都議定書》和歷屆UNFCCC會議而言,《巴黎協議》回應性別和人權的程度,已算是創下歷史性的進展。然而對於WGC來說,這是妥協的產物,仍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因此,WGC呼籲全球關注氣候正義的非政府組織要持續行動,持續倡議直至達成真正的正義。

  
我國長期參與COP的非政府組織中,實缺乏專責關注性別議題者;而這次組團參與COP21的意義,除了創造我國婦女與原住民團體國際曝光的機會外,同時,也利用此次與他國婦女交流經驗,激盪出新的工作靈感,提高未來國際合作的機會。另一方面,本會將與國內關注性別與氣候變遷議題的非政府組織繼續合作,共同倡議氣候正義,並蒐集我國在地婦女、社區或部落在調適與減緩上的相關案例。期盼將來能把蒐集之資訊彙整成案例手冊、或是透過培力工作坊等不同模式加以推廣,讓各部門重視婦女在氣候變遷中的在地貢獻,並在各項行動計畫中納入女性觀點、增加女性參與決策的管道和資源。

  
我們會持續發聲,直到系統改變。

【延伸閱讀】

 

 


[1] UNFCCC自2012年起,在締約國大會為期2周的會期中,挑選一天為「性別日」(GENDER DAY),除了提供與會者一個更能聚焦討論性別議題的時間與空間外,亦希望扭轉該會議長期以來遭批缺乏性別觀點的狀態。
[2] WECAN是一個關心氣候變遷中性別議題的跨國網絡,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草根運動者、原住民婦女、企業領導、科學家、學者、政策制訂者以及非政府組織。
[3] Pachamama’s Path為祕魯一個倡議傳統文化保護的非政府組織,由一群致力於保護傳統安地斯山脈文化的原住民於2007年所成立。Pachamama是安地斯山脈原住民的神祇之一,是印加神話中的大地之母。
[4] 特別感謝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大力協助,透過其青年網絡,才能邀請到這3位青年講者。
[5] 婦女與性別社群(WGC)是UNFCCC架構下9個具有觀察員身分的非政府組織社群,可以參加每年締約國大會的正式會議。除了WGC外,還有環境非政府組織社群(ENGO)、原住民族社群(IPO)、青年非政府組織社群(YOUNGO)、工會組織社群(TUNGO)等,詳見:http://unfccc.int/files/side_events_exhibits/application/pdf/sb42_see_brochure_4_contact_details.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