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
【交流園地】成「家」路迢迢:同志伴侶權益與家庭政策論壇(第一場)當「陽光」灑下:伴侶註記與同志權益政策

本文作者:廖珮如、張雯婷(高雄市女性權益促進會)

  高雄市女性權益促進會於2016年9月11日假高雄市政府社會局婦女館舉辦討論同性註記的政策論壇,當天不管是台上的引言人或台下的參與者都各具專業,背景相當多元,這次活動聚集各方人才共同討論當代台灣的同性伴侶權益,不只是個人經驗,還有來自醫療現場、法律專業、教育現場、金融保險從業人員的觀點,更加豐富當前台灣社會同性伴侶權益討論的多元面向。


之一  CEDAW與同性伴侶註記

  
本論壇邀請到高雄市社會局姚雨靜局長開場致詞,為活動揭幕。鑑於參與者未必熟悉當前台灣各縣市同性伴侶註記得差異,活動的第一場由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南部辦公室社群發展部黃楷翔主任統整各縣市註記現況及沿革:目前台灣開放同性伴侶註記的縣市有高雄市、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新北市、桃園市、嘉義市、彰化縣、新竹縣、宜蘭縣等共十個縣市(截至2016年9月止)。伴侶註記指的是同性伴侶於戶政事務所內,申請將兩人關係登錄存留於戶政資訊系統內的備註欄位,其形式為「『與現住○○地○○○為同性伴侶關係 民國X年X月X日註記』。(○○戶所)」,完成註記的伴侶可以用一紙公文證明兩人已完成註記,一旦遷出該縣市,其註記資料就會消滅。在同性伴侶註記開放初期,部分縣市的註記規定為雙方均須設籍該縣市方能進行註記,至今已開放註記的縣市為只要任一方設籍於該縣市即可進行註記。原先僅為各縣市獨立作業的同性註記作業,也在近期發展出跨縣市的合作備忘錄,目前台北市、高雄市、台南市和台中市已簽訂合作備忘錄,此舉可以方便同性伴侶在遷移過程中不需重新辦理註記。

  
對於所有的同志伴侶來說,更加重要的問題是,伴侶註記可以做什麼呢?過去在討論同性伴侶權益時最常被提及的便是醫療上的權益,同性伴侶註記雖然能夠作為醫療法上「關係人」的證明文件,讓伴侶可以簽署手術同意書、享有醫療資訊知情權等;但仍無法等同民法中的親屬或配偶身分,有權享有各類法律所提供的全套保障。勞動部也已經同意已註記的同性伴侶可以請「家庭照顧假」,另外,外交部也同意同性伴侶可以代辦護照。

  
與會的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常務監事王振圍,分享他向外交部爭取同性伴侶代辦護照的心路歷程。他舉了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來說明此事的荒謬,依據外交部的規定,他的同事可以幫他代辦護照,但是他的同性伴侶(已註記)卻無法為他代辦護照,這一紙註記難道無法證明兩人的關係?此一個人的經驗正好凸顯國家在保障同性伴侶權益上的大大不足:同性伴侶註記僅為地方政府層級的事務,中央政府能夠選擇要或不要「看見」在地同志的這一紙證明。台南市曇花一現的「顯性註記」,正是中央政府不埋單的結果。

  
台南市於2016年2月開放註記時提供另一項獨步全台的選擇,那便是「顯性註記」,讓同性伴侶能夠直接在戶籍謄本上註明雙方關係。然而,就在台南市開放顯性註記不久後,就遭到內政部以「系統版本更新」為理由取消戶政系統的此項功能。同場分享個人註記經驗的楊智達也表示,他是台南市第一對註記的同性伴侶,開放之初確實有這個選項,而他身邊的友人也有人搶到這項「限量版」的功能,其後便再無顯性註記的功能。儘管與會人員皆以輕鬆的方式看待此事,然而這也凸顯出由地方開放同性伴侶註記能夠提供的保障仍遠遠不足。

  
同性伴侶註記除了可證明兩人的關係之外,進行註記的當事人也可勾選要讓哪些機關調閱他們的註記資料,即警政系統或其他單位在執行業務時,是否可以取得當事人的註記狀況,這一點是許多第一線工作者執行業務時需要調閱的資料,也是一般民眾沒有思考過的功能。


  
2015年5月高雄同志大遊行前夕,高雄市政府宣布開放同性伴侶於戶政事務所辦理註記,是全台灣第一個開放的縣市,甫開放時稱為「陽光註記」。黃楷翔主任分享,當時在地的民間團體並不知道高雄市政府開放的「陽光註記」如何運作、對同性伴侶的權益有哪些保障,當同志朋友去電熱線詢問伴侶註記的流程或相關細節時,他們也相當疑惑。於是同志友善的在地民間團體便串連一同前往戶政事務所辦理註記,黃主任及主持人高雄市婦女新知吳宜霏總幹事分享當時前往戶政事務所進行註記的經驗,吳總幹事提到當時註記之後並無公文或紙本證明註記的兩人之間的關係。其中,吳總幹事更提到,高雄開放陽光註記的那天是5月20日,戶政事務所裡也有許多異性戀夫妻前往登記結婚,看著這些夫妻締結姻緣還能得到市政府致贈的老公碗老婆碗作為見證,相形之下更顯得同性伴侶的處境困窘。其後,高雄市的伴侶註記幾經改變,目前已發給註記的伴侶公文以資證明;另外,衛生局亦發文各衛生院所告知同性伴侶註記一事。

  
黃主任和吳總幹事在分享這些經驗的同時也點出,政府部門在規劃政策時若能廣集民間團體的意見,規劃一套讓同志更有感的政策,才能營造出同志友善的宜居城市。黃主任在最後的引言中提到,同志想要的性別友善政策不只需要公部門與民間團體攜手合作,更需要反思伴侶註記能夠給予的伴侶權益保障是否足夠?以及沒有伴侶的單身人士權益又該如何保障?這些問題都值得公部門跟民間團體一同來思考,同志權益絕對不只有伴侶權益,還有其他更多切身的需求需要官民共同合作來擘畫一個性別友善的未來。

  
整體同性註記政策沿革的介紹之後,楊智達則分享他在台南註記的經驗,除了肯定註記的政策之外,也保障彼此的醫療權益。

  
不管是社會局姚雨靜局長或是民政局張乃千局長,兩人皆在這場活動中表達陳菊市長對同志權益的重視,因此,在黃楷翔主任的簡介之後,張乃千局長更承諾未來將在市府成立跨局處的聯繫會報,以整合單一窗口來規劃高雄市的同志相關政策。例如,如何讓同志伴侶註記之後,可以像異性戀夫妻一樣,收到高雄市政府滿滿的祝福,張局長承諾在他能力所及範圍內來思考與規劃相關政策。民政局也可以思考針對高雄市的里長進行相關的性別意識培訓,讓里長了解到建立同志友善城市所需的工作。

  
此外,張乃千局長更提供高雄市婦女團體滿天星聯盟的經驗,回應黃主任所說的官民合作模式,在地公民團體可以主動開會整合意見,並邀請公部門的人參與會議以凝聚共識,滿天星聯盟在高雄行之有年的運作模式,成功推動高雄成為婦女友善的城市,這樣的經驗也可以讓高雄在地的同志友善團體思考,如何將公民意見參與到市府決策過程中。

之二  伴侶註記與財產權

  
女權會在規劃這個場次時討論了很多事情,比如說,同性伴侶註記是地方的權限,然而伴侶處理財產的法定權益則是中央政府執掌的範疇,那麼在這樣的場次裡能夠討論什麼呢?比如說,目前討論同性婚姻或伴侶權益甚少觸及「如何活著」?而「活著」的物質基礎—金錢要如何分配,跟法律又有哪些關連?幾經思考與討論,我們決定規劃一場實務經驗、個人經驗與法律專業交織的對談,試圖在這個鮮少觸碰的議題裡擦出一些火花,更為全面地去思考同性註記的可能性與限制。


  
從事保險業務的楊智傑先生,提供他從事保險經紀的實務工作裡遇到的兩個案例故事,儘管這兩個案例故事都與同志沒有直接關連,我們卻能從這兩個故事裡看到保險制度如何緊密扣連到法律制度,從中可以窺探出現行婚家制度如何對擠不進婚家窄門的人帶來影響。

  
楊智傑曾為一名比丘尼投保,這位比丘尼將保險受益人指定為她修行的寺廟,在核保過程中,楊先生需要證明比丘尼與寺廟的關係,從小是孤兒的比丘尼並無家人,因此最後是透過里長開具證明才讓這份保單順利承保。橋頭地方法院檢察署鄭子薇檢察官指出,保險法無強制規定保險受益人與要保人之間的身分關係。然而,保險公司在考量道德風險時,便將以現行的婚家制度及法律上的親屬、配偶、家屬等概念導入作為核保要件,此舉無形中強化現行婚家制度對單身人士、非異性戀者所造成的困境。

  
另一個例子是一位婚外情女性,在男友身故之後無法請領死亡證明,醫院內規(法律並無此項規定)是三等親才能請領死亡證明,因此該名女性雖為被保險人,因無法取得死亡證明而無法請領保險金。後來,因為她的男友在同一家保險公司為妻子也為妻子投保,公司已取得要保人的死亡證明,才讓這名婚外情女性順利取得保險金。

  
不論是保險公司核保科對於要保人與保險受益人之間關係的認定,或是醫院內規定死亡證明僅能由三等親內的親屬請領,鄭檢察官都指出,事實上法律並無類似規定,這些都是第一線工作人員基於種種考量制訂出來的規定。因此,鄭檢察官認為,同性註記這一紙證明效力如何,端看第一線執法人員的性別意識。比如說,法律無明文規定誰可以請領死亡證明書,但是在實務操作上執法人員仍有部分模糊的空間。因此,加強第一線執法人員的性別敏感度,讓他們體察「人」的需求,方能建立更為友善的社會。

  
「生活」也是討論同性伴侶權益時一個重要的面向,和伴侶相識超過十個年頭,已完成註記的王振圍,分享他進行註記、與伴侶一起購屋、代辦護照的經驗。兩名男性一同看屋通常不會讓仲介聯想到是一對即將共同居住的伴侶,服務業的從業人員如果能具備性別敏感度,看見同志聽見同志,並且不給予差別對待的話,便能讓客戶有備受尊重的感覺。另外,由於同性註記是地方政府發給的身分關係證明文件,在購屋及戶籍登記時,同性伴侶依舊無法享有和異性戀夫妻一樣的權益保障。例如,同性伴侶無法使用夫妻聯貸或青年優惠貸款,戶籍登記時若登記為「共同生活戶」時,其中一方便成為「寄居人」,既非配偶,也非親屬。鄭檢察官指出,民法第1123條雖指出,「同家之人,除家長外,均為家屬」(第2項),「雖非親屬而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同居一家者,視為家屬」(第3項)。然而,在實際的戶籍登記時無法登記為家屬。王振圍的個人經驗分享、以及鄭子薇檢察官對於財產、保險等相關議題的法律,呈現出法律的實作層面有許多複雜度,而同性伴侶註記一方面發揮了證明伴侶關係的功能,卻未能賦予同性伴侶和「配偶」一樣的地位,因而無法提供完整的財產或家戶等相關法律的權益保障。

之三  同性伴侶與醫療權利

  
台灣近年來針對多元成家草案、民法972修正案及同性註記的討論多圍繞在醫療權利的部分,本場邀請到作家瞿欣怡(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分享她陪著伴侶就醫進行療程的經驗,並就自身的經驗分享伴侶註記的限制,例如她與伴侶戶籍地分佈在不同縣市,而兩人共同居住第三個城市,在此情況下,雖然兩人可於其中一方之戶籍地辦理註記,但兩人共同生活在第三地,彼此的醫療權益也未見能夠受到保障。

  
除了同性伴侶的醫療經驗外,高雄醫學大學精神科顏正芳醫師亦指出有哪些因素會影響LGBT族群的醫療權益,除了法令、醫病溝通、醫療環境的友善程度之外,「汙名化」(stigma)會阻礙LGBT族群尋求醫療協助,另外,顏醫師也指出在目前的醫師的專業訓練中,並無此類專業訓練的課程。若要提升LGBT族群的醫療權益,除了在法令上明確保障LGBT伴侶參與醫療決策的權益,行政單位和醫療人員才能夠有明確的依循方向,在政策上面,則是建議將同志友善列為醫院評鑑的項目之一。不過,除了法律制度相關規範之外,顏醫師認為最重要的仍然是LGBT族群協助伴侶與原生家庭或重要親屬有良好溝通,避免在重大醫療決策須進行時,產生不必要的衝突與傷害。

  
另一位引言人,則是長期關注同志議題的高雄市議員高閔琳,高議員指出所內註記雖無實質法律效益,但在推動性別平權運動而言,仍具有象徵性的意義。高議員指出註記不應僅侷限於同性伴侶,應該開放給所有性別的人,她指出這樣的伴侶註記若能適當地去推行,可以各地方政府註記的相關資料作為推動中央修法的依據。並且「好的伴侶制度最能符合現代人的生活」,高議員認為伴侶制度較能符合現代社會同居、不婚、各種家庭形態的生活。高議員也指出相關的法律,例如2015年年底通過的「病人自主權利法」,雖然擴大了委任醫療代理人的規範,然而其仍有一些限制,例如可能會牽扯到利益關係,因此醫療委任代理人無法是其保險受益人,在現行法律上,在現行法律上或者是決定醫療措施等相關情況時,都遇到非常多的問題。例如高議員分享一位同志伴侶因傷急救,其親屬居住於台北,無法及時簽署手術同意書,即便其伴侶一直待在身旁,仍無法代為簽署。

  
除了實際經驗分享外,在制度層面,高議員亦附議顏醫師之意見,建議高雄市衛生局黃志中局長將同志友善醫療納入醫院評鑑,建議可先由幾間指標性醫院(如研究型、教學型醫院)開始做起,作為同志友善的醫療場域的標竿。另外,在急診室以及相關醫療現場,衛生局亦可更積極去推動各大醫療院所培力醫事人員的性別敏感度。

  
黃志中局長回應顏醫師的建議,指出需有明確的法律條文作為醫事人員依循的指標,而在同志友善納入醫療院所評鑑項目,在實際執行上可能會有作假的情形,但黃局長強調同性伴侶若遇到任何與醫療權益相關的問題,都可以向衛生局提出,作為醫療院所改善的依據。他認為醫療是一種霸權,並以診斷書為例,指出醫療體系行之有年的規範,黃局長並以簽署手術同意書一事,說明許多醫療院所要求患者親屬簽署手術同意書以避免醫療糾紛,但醫療糾紛並不會因此消失。同樣的情況,在醫療場域上遇到各種情況,並非只有同志伴侶的醫療權益受到阻礙,而是長期下來不健全的醫療體系規範、程序等,衍生出許多的醫療問題。黃局長回應到醫事人員培力的情況,指出醫事人員的性別敏感度不足的情況,並提到除了醫事人員自我要求之外,也會在未來醫事人員訓練課程中,納入性別友善相關課程。


綜合討論

  
本場次首先由屏東大學教育學系王儷靜副教授引言,指出這幾年反對團體的勢力與作為(例如2013年11月30日的反修民法972的遊行),我們可以有何回應,並說明同志伴侶權益在醫療、殯葬、保險、購屋、就學、就醫等生活中各種面向仍會受到影響。對於同性婚姻/婚姻平權等議題有不少反對團體認為這些議題需要公投解決,王儷靜老師則認為這並非用公投可以解決,也提醒有一些原本是用來凸顯性別不平等的詞彙與概念,卻遭反對團體曲解誤用,例如:逆向歧視、積極性差別待遇。王儷靜老師認為,即使許多縣市政府已經開放同性伴侶註記,台灣在婚姻平權這個議題上,未來仍面臨許多的挑戰。

  
另一位引言人王君薇老師則分享法律對人民的不友善。她指出在台灣的法律制度、社會規範有太多與個人切身相關的權益是以「婚家」為單位去制訂,因此在考量法律時,需要納入那些被排除、被剝奪的人民;另一方面,這些過度侵入、作為制訂法律依據的主流、想像、霸權的婚家想像也應被瓦解掉。

  
本場活動亦有非常多精彩的討論與提問,也有不少人對同性伴侶註記有疑惑,例如同性伴侶註記是否僅限為台灣人民?若有不同國籍伴侶欲至戶政事務所註記是否可行?而中國籍的伴侶權益與待遇是否比照其他國籍?在註記、購屋、醫療等方面是否有不同的處遇?這些都需要再行研議,而這也是同性伴侶註記開放登記一年多以來並未受到討論與關注的部分。也因此,最重要的一點,亦即論壇中所提,需要有更多的同性伴侶在就醫、財產、保險等各方面實際案例與經驗,才能讓討論更加豐富,更能夠規劃出更為完善的法規制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