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
【當期主題】保護或限制?──輔大灰姑娘事件的訪談與觀察
日期:105-10-07       

本文作者:連翊(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學生、台灣國家婦女館實習志工)

 

  相信大家對灰姑娘的故事一定不陌生:參加王子的舞會的灰姑娘穿著神仙教母用魔法變出來的禮服,但是由於神仙教母法力的限制,灰姑娘必須急急忙忙在午夜十二點之前趕回家,否則禮服就會不見,只剩一身破破爛爛的舊衣服。輔仁大學校內也有一群從外地到台北唸書的生理女性必須趕在十二點前回到女生宿舍,十二點一到、大門一旦關起,這些還沒回到宿舍的住民似乎就成了有罪之人,必須用勞動服務來換取回到安全小窩。這些住民們終於在2016年年中組織起來發動了「輔大灰姑娘事件」來抗議不公平的制度,然而,宵禁真的是為了安全的目的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為什麼只有女生宿舍有這些嚴格的限制呢?

 

  輔大灰姑娘事件是今(2016)年五月,由時任輔大學生會長的廖郁雯與女宿住民共同發起與組織的運動,目的是抗議輔大對於宿舍治理的漠視,以及其衍生的男女不平等的問題:男生宿舍只有門禁沒有宵禁,女生宿舍卻是兩者並存,只要十二點後沒進宿舍就會被記點,罰勞動服務;男生宿舍落實學生自治,由住民共同選出自治委員會成員,然而女生宿舍卻有修女以及行政阿姨掌控,住民沒有自治 空間。就是在這種對女性住民不友善的壓力下,使得曾經是女宿住民的郁雯決定站出來,他原先是 在校務會議提出訴求,卻沒有獲得校方的重視,才會以最終的絕食行動來達成訴求。透過與郁雯的訪談,讓我們來更了解這一埸成功為輔大女住宿生爭取到廢除宵禁的校園運動吧!

 

壹 / 事件背景

 

  早在2009年,輔大黑水溝社就有針對這種男女不平權的現象發起一次校內遊行,但沒有 成功廢除宵禁,僅爭取到將女宿宵禁從十一點半延後半小時到十二點;至2014年,輔大黑水溝社籌組「輔大女宿自由陣線」,提出了四大訴求「廢門禁、給熱水、還隱私、要自治」(這裡說的門禁實指宵禁,可能是當時用詞的不精確,可參考 https://goo.gl/iP3CfM),儘管他們提出了相關論述,輔大校方仍未重視。自2015年開始,爭取女宿自由的方式走回體制內,先是實施問卷抽樣調查發現,有近八成女宿住民認為女宿制度需要改變、有九成士住民支持裝設電子門禁設備,同年獲得逾兩干名師生連署支持;輔大女宿自由陣線與輔大學生會合作在2016年初的校務會議提出變更女宿制度以及廢除宵禁的訴求,卻被校方以官僚式回應敷衍。

 

貳 / 事件過程

 

  終於在2016年年中,因為體制內的提案訴求遲遲未獲校方積極回應,總是以「安全」、「優良傳統」(輔大強調「天主教辦學精神」)等等理由反對解除女宿宵禁,時任學生會會長的郁雯才終於決定要發起一埸高強度的運動來讓校方正視女宿訴求。他表示,因為將連署、名人短講、靜坐濃縮在一週內進行,必須要有個強而有力的活動讓校方不得不採內學生意見,因此才會決定以靜坐絕食這種不會影響他人、卻又有一定強度的活動進行。

 

參 / 討論與反省

 

  在此事件之後,我們看到了一些問題。首先,「有宵禁」真的比較安全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為何只有女宿有宵禁而男生宿舍沒有呢?校方常常會以「女生那麼晚在外遊蕩不安全」或是更根本地訴諸道德情操「女生本來就應該要被保護」來回應此問題,郁雯坦承,不公平的制度是催生這埸運動的重要關鍵,意即倘若今天男生也同樣有宵禁,女宿住民也不會如此憤慨。然而,我認為這樣的制度本身就是對女性的一種壓迫,限制了女性在外參與社會活動的自由;而即使是回歸到安全問題,我並不認為設立宵禁是維護女宿住民人身安全最好的做法,設想超過十二點未回宿舍,住民可能就會因為要負擔勞動服務而寧願在外(麥當勞、便利商店、網咖等)過夜,反而造成更大的安全疑慮。進一步我們要問的是:宵禁究竟是學生的自主意志,還是家長對子女(尤其是女兒)人身安全的期待,抑或只是學校方便管理、或是為符合「天主教辦學精神」的手段?根據2015年對全體女宿住民實施的初步意向調查,有將近八成的女宿住民認為宿舍制度需要調整,推估宵禁並非學生自主意志的展現;再者,若校方以管理方便為由,限制女宿住民進出的自由,其實是一種不符合比例原則的做法。許多國立大學如政大、交大、東華、中興、成大與北藝大等,都是採用電子門禁系統搭配留守人力(保全或是舍監),而沒有宵禁,不知道是不是國家資源分配不均讓國立大學有較多資源可以聘用人力。但是其實為了讓遲進的住民可以進宿舍,輔大女宿還是會有值班的行政人員或是幹部,在有人力開銷的狀況下,採取保全來維護住民的安全或許是較好的做法,而不是採用嚴格且非 人性的宵禁門禁。

 

  再來是,在開放門禁後,我們還需要進一步檢視女宿自由陣線訴求的「自治權」是否下放給女宿住民。目前女宿的幹部是聽從修女以及行政阿姨的指令做事,沒有實質的自治權力,有時甚至因 為人治的作風而被取消幹部福利,相較於輔大男宿可以由住民選舉產生自治會,是相當不公平的。傳統上公領域就被認定是男性的延伸,因此男性參與公共治理似乎是相當正當且合理的事情,但是即便是在相對不受男性壓迫的女生宿舍,女性住民卻不能以民主自治的方式參與切身的公共事務,實有違性別平等和民主法治的精神。(注1)

 

肆 / 現況與後續

 

  在輔大今年六月初的校務會議中已經通過要在105學年第一學期開通女宿電子門禁系統,同時開放宵禁,目前確認已經在開學後開始使用電子門禁,也不會被記點進行勞動服務,可見輔大灰姑娘事件已經對輔大女宿宵禁門禁制度有一定的影響力,希望他們可以持續爭取女宿的自治權力,促成實質的性別平等。

 

  此外,輔大灰姑娘日前在東海大學舉辦「全能宿舍改造王」工作坊,統整了在事件中累積的論述與能量,分享給其他也在做宿舍制度改造的他校同學,參與的同學來自東海大學、靜宜大學、文化大學、台南大學、台中教育大學、海洋大學等校。希望不僅促成性別平等,同時也落實人權法治的精神。

 

 

------------------------------

注1:2016919日教育部性別平等委員會開會決議認為,大學男女宿舍的差別規範違反了《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4條:「學校不得因學生之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而給予教學、活動、評量、獎懲、福利及服務上之差別待遇。」見:https://www.twreporter.org/a/dorm-curf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