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
【當期主題】來自澳洲與各國的鄉村女聲─記2015世界農村婦女大會
日期:104-06-01       

本文作者:蘇之涵(浩然基金會研究員)、蔡培慧(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

  澳洲的土地面積廣袤而人稀,國土面積約為台灣的210 倍,兩國人口數量不相上下,澳洲的人口密度約為每平方公里2.8人,而台灣則是每平方公里644人。第一次踏上澳洲大陸的國土,相較於台灣的生活尺度,對於距離、面積、產量感受都很大的差異。今年的世界農村婦女大會(International Rural Women's Conference, IRWC)有些特別的意義,原因在於上一次的大會在2008年召開後,中間的種種因素,原定2012年在印度的大會停辦,接下來,就是2015在南澳的會議,「所以本次大會能夠恢復舉辦,對於來自南澳省(South Australia)的大會主席Carol Schofield女士以及執行團隊來說,都有傳承與非凡的意義。

  在手冊的序言裡,Schofield主席開宗明義的提到,IRWC提供了一個意見交流的平台,關於今日農村女性所面對的議題、挑戰,更創造了網絡搭建、拓展知識、強化領導力的機會。本次大會以婦女培力為主題(Empowering Women),透過四個面向而有不同的具體實踐,這同時是本次會議的四個分場次子題目:女性影響農企業(Women Influencing Agribusiness)、農村社群的健康與福祉(Health and Wellbeing of Rural Communities)、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科技啟發創新變革(Technology Inspiring Innovative Changes)。

  2015年的IRWC主要參加人員大約有二百多人,大部分來自澳洲本地,也有少部分的外國朋友。像是代表台灣的我們,一行六人顯得相當特別,備受主辦單位關注;例如還有受邀發表專題演講的英國導演Sarah Gayton女士,活潑的個性、爽朗的笑聲令人印象深刻。Gayton女士受2012年倫敦奧運的啟發,發起了「影片裡的農夫(Farmers on Film)計畫」,在英國走透透,鼓勵糧食生產者、酪農業者拿起錄影機拍影片,拍自己農場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其他與會者雖然大多來自澳洲本地,但因澳洲的幅員遼闊,也有許多人是搭著三、四小時的飛機,或開上半天的車風塵僕僕而來。來自四面八方的與會者,與她們背後的故事匯集,更顯示出這場國際會議的珍貴與價值。

  會議所在城市阿德雷得(Adelaide)是南澳省的首府城市,是澳洲的第五大城市,離雪梨市約兩小時的飛行距離。南澳省是個重要的農業加工出口省分,包括乳製品、肉類、葡萄酒、漁產、羊毛等,因此省政府在這一次的會議裡,也給予相當多支持。會議時間包含兩個整天,第一天晚上有由澳洲的鄉村銀行(Rural Bank)贊助的歡迎晚宴,兩天的早晨各有一個專題演講(Keynote Speech),而後進行四個主題的平行場次(Concurrent Sessions),午餐之後也各有一個論壇或演講,然後再次進行平行場次的主題分享。由於平行場次內容豐富,與會者在每個時段只能選擇最有興趣的主題,捨棄另外三個,所以主辦單位在兩天的共同時間裡,都預留了一小段的子題分享彙整,由會議召集人上台分享她們在各平行場次的整體觀察。


阿德雷得中央市場一處有機蔬果攤,店家將蔬果的等級分為綠藍紅三類(蘇之涵、顏詩怡攝影)


左圖:2015年世界婦女大會的活動場地是位於市中心西南邊的Adelaide Showground(蘇之涵攝影)

右圖:歡迎晚宴後,大會主席Carol(於中間兩人形立牌間隙前)、台灣代表團、及其他與會者合影(顏詩怡提供)


  會議兩天的4個子題場次中,我們(本文兩位作者)特別關注「科技啟發創新變革」議題,也從不同面向累積了我們對澳洲農業、發展條件的一些觀察:首先,澳洲的網路通訊發展,整體而言並未像台灣發達而普及;第二,澳洲農業的經營方式、規模與台灣相當不一樣;第三,儘管兩國的條件差異大,但對網路媒體對農村婦女帶來的影響,與正面幫助都是肯定的;第四,女性在農村、農業生產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因此女性對自我的肯定、成長與壓力的調適都是重要課題。我們此場次發表了「網路加宅配就行得通了!──農村婦女如何在傳統農業產銷體系中突圍」(Internet and Delivery Service Work! How Rural Women Break Through Conventional Farm Produce Marketing Channels),說明台灣在網路普及與女性非商品化勞動的網路媒介運用中,開啟了從土地到餐桌嶄新連結。

  我們發表之後,從現場提問與討論的過程,讓我們意識到台澳網路通訊普及的差異,澳洲國土廣大,但是地廣人稀,城鄉發展差異很大,農村、內陸地區的通訊基礎建設不如台灣普及。舉例來說,大會工作人員對於台灣3G、無線上網的服務感到相當驚訝,普及率、低價,以及取得服務的方便性,工作人員說在許多非城市的地方,沒有光纖電纜,想要使用網路的人,得乖乖到圖書館排隊;更令人驚訝的是,在阿得雷德是三十公里以外的地方,竟然有還在使用轉盤電話的小鎮,而且還不是家戶都有電話號碼,就像回到三、四十年前的台灣,得透過鄰居轉接,才能以電話聯絡得到。對於3G、甚至4G覆蓋率普及的台灣,這是很難想像的數位差距。

  此外,在「創新科技對婦女影響」的場次,以網路社群工具,包含Twitter(推特)、LinkedIn(領英)、Facebook(臉書)就佔了一半的分享比例,相當驚人。分享者普遍認為透過網路社群工具來包裝、行銷自己,是這個時代裡重要的技能之一,分享者Fiona Lake女士以Twitter為例,探討網路媒體對農村婦女的影響,具體的提出了幾個建議。Lake女士長期以文字、圖像記錄農業和農村生活,並獨立出版這些動人的紀錄,因此在社群網絡的互動裡,觀察到一些小秘訣,像是帳號註冊時,別忘了填寫自己的所在位置,選一張好看的照片作為個人大頭貼,有助於其他人認識你;多放些吸睛的圖片,可以增加觀眾的人數;最後還不忘提醒,分享自己的照片時,最好放上個人浮水印、拍照資訊,因為你永遠無法預測這些照片會流向哪裡,後續會為你帶來哪些互動。後續與會者問Lake女士,什麼時間是Twitter最好的時間呢?Lake女士很瀟灑的說,想「推特」的時候就推,不用給自己太多壓力。

  分享者Leanne Isaacson是位女農,同時也是鄉村農業經營、社群媒體使用的講師,她更是今年IRWC官方網站的設計者。過去20年的電腦和網路使用經驗,從衛星網 路、厚重的電腦螢幕到行動通訊如此便利的今天,讓她很自豪的與大家分享她的經驗。以LinkedIn和Facebook為主題,Isaacson女士一一介紹Facebook粉絲頁後台的分析工具,以及LinkedIn個人形象、專長的經營與描述,這些技巧如何讓偏遠地區的農村女性,透過網路平台,得以被看見。Isaacson女士說,以Facebook為例,不同議題有不同社群,不同社群上網的時間也不一樣,因此多久要放一篇新的post,什麼時候放,什麼內容、什麼關鍵字才可以達到最高的散播率,這些都會影響粉絲頁面的結果,使用者得花點時間觀察、嘗試。

  另一位分享者是今年剛拿下鄉村婦女攝影比賽獎項之一的Sandra Ireson女士,分享了她在地方、區域14年的網絡經營。她的農場位於澳洲北方的偏鄉地區,一開始會接觸媒體,是因為地方乾旱的議題,引起地方媒體的關注與報導,而後,Ireson女士開始注意科技為她的社群生活、農場經營帶來的影響。例如她長期加入國家鄉村婦女聯盟(National Rural Women's Coalition)的數位領導人網路會議計畫(E-Leaders Program Webinar),善用科技與社群媒體的平台,為自家農場、社區公共議題、鄉村婦女權益等發聲。在Ireson女士的分享中,我們可以看到科技如何協助女性的角色,從個人、家庭關注,提升到公共領域的參與,甚至成為獨立的講者,四處分享她的經歷。

  最後的閉幕式則是一個簡單而互相激勵的分享與擁抱,主持人要台下的與會者跟旁邊的人分享兩件事,一是會議結束後,妳立即要採取行動的事,二是妳長遠立定目標要做的事,透過這個小小的分享與互動,現場的氣氛一下子熱絡了起來,對於會議後的明天,有更堅定的目標和信心。並且在現場特別介紹來自台灣的參與者及協力夥伴。

  會議進行期間,主辦單位除了對台灣成員表示熱烈歡迎,也傳達了對後續交流與合作的期待,工作人員甚至向我們詢問下一屆會議在台灣舉辦的可能。我們認為,雖然各地鄉村婦女面對的考驗不盡相同,還有各地區域政經、文化脈絡的挑戰,但經過兩天觀察,每一個人對知識與成長的渴望,為家人與生活創造永續環境的渴望,卻是一致的。兩天簡潔而強韌的會議中,研討會討論與互動中帶著溫柔的體貼,彷彿來自南太平洋的鄉村女聲,超越語言藩籬。我們期待這樣難得的跨國交流,有一天也能在台灣發生,讓更多台灣鄉村女性可以同時看見多樣性的價值,更重要的,能互相擁抱,看見彼此共同擁有的美好信念。


南澳省政府藉由出版文宣品以及在世界農村婦女大會會場布置人形立牌,來表彰南澳省婦女在農業科學與農企業(agribusiness,或譯作農業綜合企業)領域的卓越貢獻,她們有人是農漁牧產業的企業主與管理者,有的鑽研地理、動/植物學、海洋生態與漁業,亦有運用資通訊科技促進農產品行銷全球。(上圖:顏詩怡攝影;下圖:南澳省政府出版品)